名师风采

气长清扬师与友 ——记高2021届数学名师郑长清

发布者:汪芯羽
时间:2022-04-25 16:45

气长清扬师与友

 ——记高2021届数学名师郑长清

 

捧着一颗心来,不带半根草去。

——郑长清

 

三尺讲台,三寸舌,三寸笔,三千桃李

十年树木,十载风,十载雨,十万栋梁

一双手,一腔热血,描出教师的可贵品德,绘出千万学子的未来之路。

郑长清:四川省中小学省级骨干教师,四川省中小学教学名师,乐山市优秀教师,中国数学奥林匹克贰级教练员,四川省普通中小学教科研专家库成员,乐山市教育名师,乐山市高中学科研究与指导委员会委员,国培计划(2013)骨干教师高端研修教师工作坊主持人,乐山市高中数学学科中心教研组成员。

 

立己达人,乐为人师勤耕耘

一路追寻,他致力践行生本课堂;笔耕不辍,他努力探索教育真谛。他用心捕捉一个个精彩的课堂瞬间,记录一次次难忘的教学活动。经过用心感悟、细心钻研,郑老师将这些丰富的课堂实践都转换为了丰富的教研成果。

“世上岂无千里马,人中难得九方皋”,郑老师注重班风建设,着重培养学生自主学习能力,强调学生不能只学而不实践、不理解、不复习、不巩固,提出“两步走”教学方法,即第一步要先学习教材内容,完成教材后面的习题;第二步要学习学案,完成相应的作业。郑老师主张教思结合,即“先思而后教,先教而后思”,持之以恒,驰而不息。

“丹心未泯创新愿,白发犹残求是辉”,作为乐山市中学数学研究会高中分会的“高考试题研究”的领头羊,郑老师每年高考结束,都会收集整理高考试题的“一题多解”,从多个角度解读高考试题,只为给学生多一点思考、多一个选择。在备课组会上,郑老师还创造性地提出了“每周一题”的研究方法,通过讲一道题、分析一道题,即使是晦涩难懂的数学概念,学生也清晰明了了。2021年10月市级专题发言《高考研究》组总结与思考受到与会同行的一致好评。

“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郑老师始终坚持不懈地充实提高自己,毅然的走在了高科技研究的前沿。作为乐山市第一个使用“Texlive”备课的老师,先进信息技术的运用颇受同行专家的好评。郑老师还通过此软件主持编写了高中数学从高一到高三的整套教学案,既有效率又有质量,学生受益无穷。

 

春风化雨,甘撒汗水育英才

郑老师发自内心地关爱学生、尊重学生,他和学生之间是亦师亦友的关系。从“郑老师”到“老大”,再到“郑爷爷”,岁月流转,改变的是一届一届的学生对他的“昵称”,不变的是一届一届学生对他的敬爱。

苏霍姆林斯基曾经说过:“一个好的教师意味着什么?首先意味着他是这样的人,他热爱孩子,感到跟孩子交往是一种乐趣,相信每个孩子都能成为一个好人,善于跟他们交朋友,关心孩子的快乐和悲伤,了解孩子的心灵”。执教高2007届时,郑长清老师所在班级接收到一位特殊的复读生。初到班级,该生还能按时到班学习,但好景不长,该生逐渐“自暴自弃”、“随波逐流”,难以安心学业,经常“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甚至离班离校。郑长清老师焦急万分,经多方打听得知:该生因应届时受到当时学校老师的诬陷,心理受创,对学校、对老师产生了极大的抵触情绪。了解到这位学生的经历后,郑长清唏嘘不已。他下定决心一定要帮学生克服心理障碍,成功复课。为此,他每日保持与学生的单独沟通。大约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郑长清老师居然连续十余日每晚梦见学生复课,进班学习。

有一天,在单独交流时,他无意间和学生说起:“每天我都对你魂萦梦牵。”没想到他这个为了放松气氛的笑话,却令学生潸然泪下:“郑老师,我没想到在人生最灰暗的时候,还有一个人这样挂念我。放心,我不会辜负你的‘魂萦梦牵’”。最终,这位复课的同学,2007年以乐山市理科第七名的优异成绩,步入自己的理想高校——浙江大学。

郑老师深深地爱着他的学生、他的课堂,他用爱培育爱、激发爱、传播爱,坚守三尺讲台,笑迎四季晴雨,守得风清月明,赢得桃李芬芳,是他最大的快乐和最美的幸福。

 

涓涓心血,一片赤诚换真心

从择善而行,到孝暖人间;从奉献求真,到坚守忠诚;从积极创新,到学有所得。郑老师引导一位位乐外学子,走向更灿烂的星光。他是一名优秀的老师,但在乐外学生心中,他不光是最爱的老师,更是身边亲切的长辈。

三步作两步跨上讲台,一身随性的装着,有些发福的身子配上他那明媚的笑容。他还未开口,全班就笑倒了一片。接着,他用明朗的声音说:“hello啊,我是你们的数学老师,郑长清,你们可以叫我郑爷爷”那略微夸张的音转,“老顽童"是我对他的第一印象。

“粉身碎骨浑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长清,我很是喜欢他的名字,这句诗是在听到他的名字后脑子里马上浮现出的。后来,我觉得他也确实如此——他有着自己的步伐,用他独特的风格教传授我们知识。他反对刷题,认为这是无意义的举动。他说:“做透一道题,胜过刷遍十道题。”他知识广博,提倡数学文化,总能在课堂上给我们穿插各种数学故事与课外知识。他让我认识到,数学不仅是为了解题,更是一种生活态度、一种严谨的精神。

他随性又自由,如同山涧的清泉。他有自己的“小脾气”,每次跟我们分享他的囧事之前,会先在讲台上旁若无人地做些搞笑的动作,引得全班捧腹大笑。他跨过了年龄的沟壑,仿佛是个矛盾的个体,极端的理性与极致的浪漫在生命中发生碰撞,擦出徇烂的火花,如漫天的银河,他好似跳出了世俗的隐者,又如闹市中不语的智者。他的灵魂是游吟诗人脱口而出的诗歌,在空谷中自由回荡。

——辜娅婷(2024届7班)

“廖(liáo)——乐(luò)——颖(yǐn),哎呀,这道题又不会写了?”一把戒尺直直地杵在了我的桌角,闯入了我的视线,本就高度紧张的我更加惴惴不安,不等我反应,一只大手盖上了我的头:“嗯?这道题我不是讲过吗?”

“快了快了,再等一会儿,马上就出来了。”

“哈哈!慢慢算,不要着急——”拖着他那长长的声调,带着那根戒尺像个行走的“不倒翁”,朝我前边儿走去。余光中,他时而将视线投入同学桌上的练习册里,仿佛想要抓住每一个同学遗留在写题步骤中的做题思路;时而抬头看看黑板上的题,又像是在思考是否有更精妙的解题方法。

在他走走停停间,墨水从笔尖流过,炫出了每个人心中的完美答卷。他又“跳”上讲台,身体稍微倾斜:“哎哟——”,一个假摔,不经意间惹得全班一阵大笑,有的笑趴了,有的笑得眼睛蒙上了层雾而不自知,有的......

“好了——”他一声令下,笑声一下全收进了他高举的拳头里。“这道题我们之前讲过一道类似的......”在他洪亮的声音中,一条条解题方法从他手里的笔尖流出,时而如滔滔江水,时而似涓涓细流。一道题,可以有多种让人意想不到的解法。原来条条大道真的可以通向罗马,一节课可以上得别开生面,如此生动有趣;原来做题时的山重水复疑无路,真的会迎来柳暗花明又一村。

这个生活中慈祥可爱的“小老头”郑爷爷,这个学习上一丝不苟的好老师、好学生、好老大便是我的数学老师,他教会我的不只是如何解题、如何学数学,还有怎样说话、怎样做事、怎样做人。

“每一个活过的人,都能给后人的路上添一丝光亮。也许是一颗巨星,也许是一个火把,也许只是一支含泪的蜡烛。”

他是蜡烛,是火把,是巨星。

他是我的郑老师。

——廖乐颖(高2024届2班)

他是个“爱笑”的老头儿:铃声一响,手里卷着教案,脚下生着风,他大步流星地跨进教室,精气神比我们这十五六岁的人更甚,每每遇到他,无一不是喜笑颜开的。那笑容憨憨的,但却带着几分认真,带着几分可爱。

他是个“顽皮”的老头儿:课上同学们都在认真做题,只有他在教室里“东游西荡”,一会儿拍拍某个同学的脑袋,一会儿用戒尺敲敲某个同学的桌子,他也不是欺负谁,只是单纯的想“逗逗”他们,每次看到他们被吓到的神情,总是露出一副“得逞”的笑容与“不是我干的”的严肃神情。还有就是在他偶尔“短路”的时候,总是用最烂的演技来掩饰自己,东瞟瞟,西瞟瞟,再去问问同学,“来说说这道题”,用那最纯正的四川话。但其实同学们都看出来了。

他更是个“严谨”的老头儿:无论在课上讲课或是课下同学问题,他的解答一丝不苟,每一个步骤都要求完美,虽然经常看他嘻嘻哈哈,但在讲题时永远都那样严肃、认真。

他还是个“有耐心”的老头儿:课下问他题时,他总是耐心回答,偶尔的两句小幽默更是锦上添花。

这样的郑爷爷,很难不爱啊!

——李雨桐(高2024届2班)

“你在干什么嘞?”夹带着一点四川话的普通话,每次听到都能让我发笑。郑老师是一个风趣幽默风趣的人,无论是在课堂上还是在课下,所谓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郑老师让我每节课都十分精神他每次摸摸脑袋的样子真的很可爱。

记得有一次晚自习和另外两位同学跑上讲台,“死皮赖脸”得缠着老郑问题,他也不厌其烦地讲了两节课。有时讲着讲着突然停下来,睁着两个大眼睛望着我们,真当我们疑惑时,他又憨厚一笑:“嘿嘿,这里是我忘了。”看着郑老师年轻时的照片,又不由得吟唱:“时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瘦了老郑。”以前还有一头秀丽的黑发,现在却......

站在我面前的这个看上去憨厚的小老头,实际也是个十分“精明”的人,总能以各种方法解开令我头痛的数学问题。不知过了多久,在被时间磨去了许多记忆,我一定会记得那个摸着脑袋在讲台上摇摇欲坠,又立马站稳的小老头儿,他是我人生中的“流星”,美丽又灿烂。

——邱政彬(高2024届2班)

还记得初见他时,一头乌黑的短发,依稀点缀着些斑白,一直蔓延的两鬓。见到你便是一笑,用他极诙谐的方言喊出你的名字,牙齿外漏,眼睛紧眯起来,时不时用手摸头,另人不禁感叹:“这小亮头儿这么搞笑!”但凡再来一句:“哎哟老天爷哦。”便成了不知情的人口中的喜剧人。

但他一上起课来,尤其是到了很重要的部分,表情又是严肃且庄重的,脸上写满了“神圣”,恰如他口中“数学是一门神圣的学科”。和他熟的,凡是见了他必会喊一声“老大”,不怎么熟的见到也会喊一声“郑老师好”,即便是他没有教过的学生碰见了他也会心生敬畏,叫上一声“老师好”,他都会和蔼地一一回应。他对我们要求严格,每次生气都是因为作业交不起,或是上课态度不端正,其他人都觉得他脾气太冲,我却觉得他只不过是想要纠正我们的学习态度。每次生气后的第二天,他还是会照常来上课,踏着轻快的步伐,用手摸着脑袋,用里面渊博的知识为我们解答。

——刘萌多(高2024届2班)

 

绿野堂开占物华,路人指道令公家。

令公桃李满天下,何用堂前更种花。

 

 

图文:杨  

审核:钟玲丽

 

 

收藏